菜鸡属性,请随意勾搭

且听风吟

跳崖之后/黑杯但是不明显/互诉衷肠/情人节贺文 /欢迎捉虫/私心用了村上处女作的书名(*/ω\*)

        夏季的丹麦气候十分凉爽宜人,微咸的海风抚过威尔的眼前蜷曲的刘海,他双手反撑在汉尼拔的黑色书桌上,臀部轻轻靠着桌沿不经意流露诱人的曲线,那双清澈透亮的蓝绿色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汉尼拔在柔和日光抚摸下仍然棱角分明的侧脸。

        汉尼拔正坐在舒适的皮质沙发上为威尔画像,铅笔吻过纸面发出沙沙的细响。

      
        他突然感受到一束热烈的目光,他抬头看了看威尔,尽管两人在一起已经两年,他仍然为威尔的偶尔透露出的风情迷醉。
   

       威尔似乎永远都发现不了自身的古典美,有时他像就像走出古朴画卷的戴着木春菊希腊少年有时又像慵懒靠在肃穆宫殿王座上的神祗。

       威尔每天都是新的,尤其是在蜕变之后,他是如此生机勃勃,如此令人赞叹不已。

        "我的甜蜜的爱人啊,你美如瑞雪①,你的眼眸令我沉醉,蓝色矢车菊素以庄重尊贵著称于世,外柔内刚是人们对它的颂歌,可它却不及你万分之一的美丽和坚强。有时我多想摘下你的双眼——将那能看透黑暗的双眼细细品尝,可我爱你,爱你的全部,没有你那高贵的灵魂,再美的双眼也只是华而不实的玻璃。赐予我一吻吧,吾爱。"

         威尔的眉头微皱又舒展开,他笑了笑向他的爱人走去。

         选择了张开双腿跨坐在汉尼拔的强有力的大腿上——以一种非常暧昧又有点色情的姿势,威尔左手勾住汉尼拔的脖颈,右手捧住汉尼拔的脸颊,他蔚蓝又沉淀着深绿的眸子像是温润的湖水——而现在湖底满是汉尼拔的影子。

         在爱人怜爱的注视下,汉尼拔放下了画板和铅笔,抬起头,看见威尔右脸上触目惊心的疤痕——因为逃亡时条件不好,这个疤将永远遗留在威尔的脸上。

         不过汉尼拔不在乎,威尔也不在乎,两人身上不知有多少伤疤,仿佛一块块被丢弃的画布上横七竖八的草稿。 威尔却执着的认为这是他们相爱的证据,一刀一枪的痕迹是岁月的一笔一划书写出犯罪世界的一个传奇,耳边又仿佛有一个低沉悦耳的中性女声用缓和语调诉说着他怎样踉踉跄跄地走向对方。

         汉尼拔阖上双眼——一个异教徒第一次以一个朝圣者的心态迎接上神的恩赐②。

         一个轻轻的吻抚过他的眉弓,仿佛一个稚嫩的孩童透过层层叠叠的雾气描摹着远山的情形。

        威尔并没有停下来,他伸出舌头非常缓慢地细细地舔着汉尼拔的眉峰,然后是睫毛,眼睛,脸颊,最后是嘴唇,两人疯狂地交换津液与彼此的气味,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就过了一个世纪,直到那气味混为一体——一种非常清新纯净又高傲的古龙水味还有汗味和海风的咸味。

        威尔轻轻地喘息着,他有点累了于是换了一种姿势侧坐着把头搁在汉尼拔的肩上微微地喘息着。

        "汉尼拔,"威尔声音嘶哑着如大海的涛声散去,"我确定我以前爱过你,以一种凡夫俗子的爱情爱过你。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的飞蛾扑火似的扑向你的人皮,你的完美的人皮。"

        "可你揭开了它,我给了你一份珍贵的礼物,我让你看清我。"汉尼拔轻抚着威尔的背脊,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还可以感受到爱人的柔软与温热。

        "你本该做我的桨。你做到了。你确实一直在我身边,哪怕在狱中的那三年你也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脑海——我满脑子都是你,我内心的一部分更想离开我自己,去那个有你的地方。你甚至做的更好,妄想做我灵魂的舵手。"威尔配合着语言发出了一个不悦的鼻音。
  
   

        汉尼拔却愉悦地勾起唇角。

        "可是我要感谢你,没有你,也许我就迷失了自我,随着命运那汹涌的波涛冲向未知的海岸,更可能的是,也许我早就石沉大海,这世上再也没有威尔.格雷厄姆,活下来的只是行尸走肉也绝不会是一位和你有着相当品味的精神变态,那只是一个失去自我的疯子罢了。相信我,汉尼拔。我会失去我的天赋以及那未展现的潜质。"

        汉尼拔并不言语只是带有安抚意味似的轻拍着威尔。

 

       "我自信我爱上你比你爱上我更早,汉尼拔。而这并不是你成为我的心理医生的时刻——我有理由怀疑那时候你在玩弄我,就像猫咪对待毛球那样,我任你摆弄而不自知更无法回应。"威尔努努嘴,"我的阴暗面和切萨皮克开膛手有个约会,尽管我不想承认,汉尼拔,从你出现在我生命的那一刻,追逐着你的身影我就不再沦为凡夫俗子。不仅仅因为我的共情天赋,我成为捕捉毒蛇的猫鼬。还有我想抓住你的渴望,在这之前我必须了解你,去感知命运的起伏不定是如何刻画你的灵魂。你坚持自己的真理,看见既定的正义,而我却不知不觉走向你的深渊,茶杯破碎了。"

       "被摧毁的爱,一旦被重新修建好,就比原来更宏伟,更美,更顽强,③"汉尼拔的眼神一刻也不曾离开自己的爱人,"威尔,爱让人是非不分,我本在精神宫殿里为你留下一个宁静的角落,可是这个角落在我的世界变得那样标新立异又那样和谐美丽,当我发现我不再出于友人之爱站在你的立场上捍卫你的利益时,当我爱上一个人时,我早已走在路上了,我同样身不由己。爱是危险的,而破碎的茶杯可以复原。当一个人重感情就难免会软弱④。"汉尼拔的异国口音带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柔情,威尔只是靠的离他脖颈更近了,呼出的气息停在汉尼拔的锁骨上久久不散。

       "爱的喜悦,如同所有关系的源泉,应来自彼此思维的共振。来自他们的撞击,应和,交叠,推动⑤。你理解我,正如我一直理解着你,威尔。"

         "我从未像现在一样看清过自己,我完成了自己的蜕变,是你改变了我。不能与你共生,也不能独活,我本以为共赴黄泉会是我们俩的结局。"

  

      "你并不是无路可走。"

        "我不想让任何人来拯救我,因为我从未感觉我的生命如此鲜活。追求完美容易留有遗憾⑥,汉尼拔,告诉我,如果那时候在悬崖下海岸边我不够顽强没能陪你走到今天,你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你会在记忆宫殿里陪我走过我那悲惨的余生。有人在人间为你流泪,默默地为你流泪。"


        汉尼拔深情的剖白并没有及时得到回应,良久,威尔才抬起头注视着自己的爱人,"我的确以一种我未曾见过的爱情爱着你。而上帝对此毫不知情。"


        风的声音,他的呼吸和心跳,是此时最美的乐音。

———————————————————————

        从海上归巢的海鸟发出尖锐的鸣叫传进威尔的耳朵,威尔从恍惚中醒来,感觉到那只鸦羽麋鹿正轻柔舔着自己的耳垂——是汉尼拔

End.





①出自兰波《奥菲莉亚》

②我并不清楚汉尼拔的信仰,求教了

③出自莎士比亚

④出自周国平

⑤出自安妮宝贝《眠空》

⑥出自周国平



        最后一幕我的理解是杯杯不知不觉窝在老汉怀里睡着了(为啥杯杯这么累,明明没有发生什么喜闻乐见的事嘛!),还非常不安分像小动物一样的扭来扭去......活该被舔醒!!

       非常匆忙的写完这一篇情人节贺文(拖延症患者求轻拍),两人对话写的真的是绞尽脑汁。 写完真开心!

评论(15)
热度(55)

© 唐衣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