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鸡属性,请随意勾搭

男子宿舍浪漫史 spacedogs 番外篇(au)

刘海深深:

      该番外主要写关于spacedogs的相遇 ,其他cp也会陆续有番外,正文以hannigram为主


前章:01 02


------------------------------------------------


      夜色撩人,城市的街头灯红酒绿,喧嚣声起。


  寒夜漫漫,Nigel嘴里叼着已经将近快要消失殆尽的香烟,慢悠悠地在街上晃着。这个城市的冬天是不下雪的,有的只是呼啸的寒冷,那寒风把人冻得冰冷冰冷的,似乎要把人们冻僵了才甘心。,它就像位冷酷的君主,携着凛冽的气息,带着刺骨的寒意,灵魂和情感只能在他面前俯首称臣。人们不得不穿的厚厚实实的,走在街上,就像一只只企鹅行走在路上,当然,这其中不包括Nigel。又起风了,单薄的短袖被风刮的呼呼作响,寒风呼呼的吹在他的鼻子上,Nigel打了一个喷嚏,“啊欠!妈的怎么这么冷”他十分粗鲁地大骂了一声。周围的行人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又毫不在意地离去。


  行人的脚步总是忙忙碌碌的,他们的眼神像木偶一般的麻木不仁,利益金钱编织的欲望之线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自投罗网。街道上飞速来去的车辆急匆匆地消逝在夜色深处,好像永远都回不来似的。


  霓虹闪烁,纷繁复杂的光线闪的让人眼花缭乱,听到街边的小店子的破烂音响传出的歇斯底里的情歌,Nigel只想骂一句“fuck,饥渴的欠操了才唱的那么骚。


  他耸着肩膀,竭力让自己更暖和,心底却苦笑着。


  一个失败者必须忍受的惩罚,他想起了Gabi,他自以为是的爱人。他想起Charlie,那个畏畏缩缩,在自己面前傻逼的像条野狗的小子。操,这狗屁爱情!老子他妈再也不想沾惹它了!都他妈给我滚蛋他还想起子了弹穿过自己额头的那个瞬间,什么都没有的空白,只有心里烙下的淡淡一抹湿痕。觉得没有人在意,死了也无所谓吗?就算是这样Gabi的手也不会伸向自己。点起一把焚天之火,让那些自私,虚伪,和那狗屁爱情通通舍弃在火里,让他们战栗!看清你的脸!在背叛者的哀哭里!


  快半夜了,天气冷极了,惨白的月光下,连星星的光都是阴冷的。黑色的风凌厉地刮着枝头的枯叶。它们当中有的耐不住冷,一溜烟也不留地被卷走了;剩下的,都紧紧地抓住干枯的树枝,像是要死死地抓住空中最后一抹峥嵘的岁月,是高处不胜寒吧!


  死而复生,他一生中从来没有过的狗屎运,也许他本应该复仇,狠狠折磨那对傻逼的狗男女。他有能力,也有野心!就算是条丧家之犬,他也敢从那些阴他的人里撕下肉来!人生最大的快乐在于到处追杀你的敌人,侵略他们的土地,掠夺他们的财富,然后听他们妻子儿女的痛哭声。让血,一滴滴的滑落,直到枯竭。


  但他放弃了!甚至为此远渡重洋,来到了这个城市,他不承认这是逃避。裤里只兜了点现金,他几乎赤条条地闯入了这个城市,狼狈的像个流浪汉。不,就连流浪汉在这大冬天都替自己准备好了寒衣!他并不担心会缺钱,手里握着的枪管会让那些只会吓得像只傻鸟的小子们好好做人!但犯罪燃起的快感却让他有种莫名的疲倦!


  抢的是不少,但花的更多。也许,他该用兜里仅剩下的一点零碎,买一瓶最廉价的假酒!但当他走近那家破烂小店时,售货员急急忙忙的关了门。


  ”fuck!“Nigel狠狠地吐出了嘴里的烟蒂,妈的嘴巴简直可以淡出鸟来了!他转身,走进了一条小道。身上冒着冷汗,脑壳却越来越热了。Nigel知道自己是发烧了,而且热度还不低!他几乎咬碎了牙来保持清醒。


  ”操“


  一瞬间眼冒金星,天旋地转,他一屁股摔到了地上。夜色昏暗,他直挺挺地仰面倒在了路中央,远远望去像块漆黑的阴影。路灯亮着—— 在晦重的夜色里, 它像一点漂流的渔火。


  ”咦“


  边骑着自行车边啃着意大利饼的青年显然是被什么绊倒了,有些狼狈地从自行车上摔了下去。Adam微微的睁大了在路灯幽暗的光芒的映衬下,他看见了一个昏迷的男人。男人面色稍暗,看起来有种沧桑之感。眼泡微肿,微垂的眼睫下有淡淡的黑影,颧骨也有些高耸突兀。廉价的狗狗短袖,领口敞的有些大,露出性感的脖颈和一小点锁骨。还从他身上传来有些浓郁的烟味,却是撩人的,略带深沉的气息。


  Adam却发现自己居然看他看的有些入迷,虽然男人昏迷着,小脸却涨的通红,心里也很紧张。他慌慌张张地用手探了探男人的额头。嘶,好烫!Adam有些迷茫的思考了一会,爸爸说,应该帮助有困难的人,他赶紧有些同手同脚地扶起男人的身体。男人的身材高大,体重也是不轻,这对于Adam来说十分吃力,他默默地撅起了嘴。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力道变轻了不少,好像有另一股劲帮助了自己。


  Adam不自觉地低下头,男人的目光在夜色之中还犀利地像头豹子捕猎时的眼神。他惊得心脏都要跳了出来,急急地挺直身子,站稳之后,还没来得及调整呼吸,慌忙中向男人道


  ”你醒了!我发现你发烧了!“


  ”滚开“


  Nigel用残存的力气推了眼前这个卷毛小年轻一把,但是力道却轻飘飘的,丝毫不起作用。


  ”你发烧了,爸爸告诉我发烧不治会烧坏脑子的!"


  "这也跟你没关系“从虚弱的嗓子里勉强挤出的话还没说完,Nigel又晕了过去。


  Adam呆呆地挠了挠小卷毛,心里寻思道,该怎么把这个男人运回家里呢?


  Nigel神志不清的在床上躺了好几天,全程都迷迷糊糊的,只是隐隐约约察觉到一双柔软的小手轻轻拂过他滚烫的额头,摸过他的下巴上的浅浅胡茬,握住了他的手掌。冰凉凉的小手摸起来的感觉特别舒服,好像滑润润的嘴唇的亲吻。


  耳边静静地飘来微弱的呢喃声


  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


  fuck,那是老子的人生格言。



评论
热度(41)
  1. 唐衣阳刘海深深 转载了此文字
  2. 唐衣阳刘海深深 转载了此文字

© 唐衣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