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鸡属性,请随意勾搭

【翻译】四天三夜(4)

lalala~

直到豆花煮熟:

这一章继续套路:威尔发现汉尼拔是一个非常令人愉快的旅伴,汉尼拔认识到南极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





第四章: 第三天


1982年五月16日 – 距目的地480英里


早上,汉尼拔毫无怨言地起了床,帮威尔收帐篷。威尔几乎忘了多个人帮忙干这种体力活能让事情轻松多少,以及对身边某个人有好感而心猿意马是什么感觉。。


当汉尼拔一根手指轻抚过他腰线下露出的一截裸露的皮肤,呢喃道威尔应该把保暖内衣掖好(其实就是秋衣秋裤。。。),他几乎喘不过气。看汉尼拔穿裤子的时候他差点绊倒在Rufus身上。汉尼拔大笑的时候他一个不留神没握住手里的刀子戳到了自己。


唯有一事让他稍感安慰: 为了教汉尼拔如何精准地把绳套套在板条上,他贴着博士的后背引导他的双手,汉尼拔当时就傻了。绳结的打法很简单,威尔似乎比所需时间多停留了那么一小会。但汉尼拔放松地靠在他身上,目视前方,身体灼热。


早餐时两人并肩而坐,不时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都有点飘飘然。威尔搅了搅他那包煎蛋,叉起黏糊糊的一块送进嘴里。汉尼拔把两只脚都塞在温斯顿肚子下面,安静地一勺勺吃着。威尔用膝盖顶了汉尼拔一下,


“今天你怎么没说‘要是辣椒粉或者鸡肉能运到这儿就不用再吃这令人发指的化学合成蛋了’?”


“我今早心情特别好。”汉尼拔的腿紧贴上威尔的。


“你跟所有旅伴都这么相处吗?”


汉尼拔眼角带笑,“我应该是被你的内在魅力征服了。”


“不修边幅,饮酒过量,闻起来像落水狗,你喜欢这一型的?”


“那要看他是不是长着一双蓝眼睛,并且属下是不是够友好。”汉尼拔说,附身向前挠了挠温斯顿的耳朵。受到关注,温斯顿显得极为惬意,没过多久,更多只狗开始聚拢过来求爱抚顺毛。


“岂有此理。”威尔小声嘀咕,一边收拾起最后几件装备,嘴角却忍不住溢出笑意。(我总觉得,狗群的“叛变”,除了被老汉顺毛很舒服以外,八成还有犬科动物的惊人本能:知道谁才是团队里的alpha)


————————————————


威尔略感好笑地看着汉尼拔喂狗。他好像给每一只狗喂食前都要单独打个招呼。作为呼应,每只狗都友好地摇摇尾巴,耐心等待这个奇怪的新成员正式给他们开饭。


汉尼拔坚持在扎营休息的时候负责干所有活,因为他知道一连几个小时驾驶雪橇,威尔肯定两腿酸痛。威尔拉伸了几下,肌肉在严寒中越发紧绷。等汉尼拔屯好食物检查完狗群,他走到威尔身边坐下,把威尔的腿拉到自己膝盖上,帮他按摩小腿。隔着四层衣物威尔都能感觉到那双强而有力的手散发出的热量。


“我想问个私人问题。”


“我连已故家人的悲惨往事都告诉你了,又在你面前脱了那么多回衣服,还跟你睡了两晚——。汉尼拔语气里带着一丝调戏的意味,停顿了一下,“跟你和狗群睡了两晚。你还有什么私人问题可问?”


“你都想些什么?”


汉尼拔抬起头看着他,手上没停。


“你是说日常?还是某一特定情境?”


“我们赶路的时候,”威尔解释,“我看你脸上总带着这么一丝笑意。我已经纳闷两天了,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汉尼拔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审视了威尔片刻,


”绝大部分时间我在策划杀死Frederic Chilton的方法。”汉尼拔把手从威尔身上移开,等待他的反应。


“齐二顿?在阿图罗给你下药那个?”


汉尼拔点点头。


威尔咬住下嘴唇,啃了一会儿那块皲裂的皮肤。


“你怎么能每次连想四个小时?”威尔扬起头,“我想像怎么杀马修的时候,基本就是一枪了结。”


“用枪虽然有效,但我希望Frederic的死亡能传达出某种意义。”汉尼拔伸展了一下后背,眼睛始终望着威尔,“不但要能平息我的怒火,还要向世人展示他是怎样一个一文不值的小人。我一般会用刀,在他活着的时候把他掏空,然后填满他从别的科学家那窃取过的论文,让大家看他这副空壳。”


“我能看到。”威尔闭上眼睛,深吸了几口气。“一条条切碎的杂志和论文塞在他嘴里,塞满他空无一物的大脑和腹腔。那情景会很美。”


“很美?”


威尔点点头,一双蓝眼睛注视着远方。


“一个满嘴谎言的窃贼应有的恶毒终结,世人将永远铭记他的缺陷。真是惭愧,我杀死马修的计划就缺乏你这种优雅。”


“直来直去也有它的优势,”汉尼拔的手再次回到威尔的小腿按摩起来。“也许我们可以合作,取长补短?”


威尔撅起嘴做了个怪相,若有所思。


“也许吧,但我们得先合做点吃的了,太阳快下山了。”


——————————————


汉尼拔吃着难以下咽的火鸡餐,脸上带着笑。温热的黏糊糊的包装食物对他的味蕾依然是一种折磨,但他发现自己只要看着威尔就可以忽略不计了。他们时不时就四目相对,眼角带笑,无声地调情(温斯顿们表示闪瞎我们的狗眼啊。。)。几天以来,汉尼拔第一次不觉得冷了。体内渐渐聚集起一股热量。看威尔脸上的红晕,估计他也一样。


“今晚挺饿啊,博士?”威尔嘴角上扬,眼睛却锁定在自己那袋食物上。


“饿极了。”汉尼拔缓缓舒展着身体,故意展现自己强壮的背,宽阔的胸,还有那两条优雅的大长腿。威尔看的有点入神,眼睛光盯着汉尼拔的胸口了,手上一不留神,勺子没送进嘴里,火鸡饭翻撒在大衣上。Thatcher从威尔胳膊下面钻了过来,舔了个干净。


“操。”威尔拍打着身上的食物碎屑,脸红的要命。


汉尼拔把自己的食物扔进垃圾袋,身体向威尔倾斜,两手轻轻揉捏着威尔的膝盖。


“Graham博士,你看上去有点累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去睡觉了,你说呢?”


威尔嘴唇轻启,一团朦胧的白色水汽笼罩在汉尼拔脸上,暖洋洋的。


威尔点点头。“对,睡觉,好主意。”他低声说。然后眨了眨眼,晃晃脑袋,“狗,我,我得把狗都收进去。”


汉尼拔轻轻咂了一下嘴。他可没打算今晚有观众,不过,有狗群在,威尔可以少穿点衣服,也不错。


威尔吹了声口哨,11只狗聚集在他脚下。Buck用鼻子蹭了蹭汉尼拔的手。威尔冲着四周漆黑的夜色呼喊,


“温-斯-顿!”


声音在一片空旷中回荡


“温-斯-顿!”


一声狗叫,但听起来距离不近。汉尼拔注意到威尔紧张了起来。


“温-斯-顿!”


大概离他们30码左右的地方传来响动,那里是一大片浮冰。汉尼拔捏了一下威尔的肩膀。


“我看见他了。你把其余的狗收进去,我去把温斯顿先生带回来。”


威尔哼了一声,开始把狗群往帐篷里赶,“反正他更喜欢你。”


汉尼拔朝温斯顿走去。温斯顿正全神贯注地刨着冰面上什么东西。汉尼拔希望不是腐烂的企鹅,他的鼻子可刚刚才适应湿漉漉的狗毛味。渐渐的,在冰雪中行走发出的清脆声响起了变化,每走一步都带着细小的回声。


有点不对劲。回头问问威尔怎么回事。


汉尼拔终于看见温斯顿。这狗仍在嗅着冰上一坨黑色的东西。


“温斯顿,今晚都被你给搅了。”汉尼拔责备道,“请跟我回帐篷去,我好——”


脚下有什么东西断裂了,下沉的时候,汉尼拔听到的最后声响是温斯顿惊恐的叫声,刺骨的海水如利刃戳向他的身体,他喘不过气了。


————————————————————————————


威尔正在脱衣服,忽然听到一阵惊恐的嚎叫,他有点犹豫要不要继续。很快狗群都被温斯顿的情绪感染了,嚎叫声铺天盖地,简直能把耳朵震聋。威尔赶紧套上外套冲出帐篷。狗群从他身边蜂拥而过,跑去找温斯顿。


他远远地看见温斯顿边叫边抓挠着冰上不知什么东西。威尔心里一沉。他扯过来一条长绳,跟在狗群后面向温斯顿跑去。最后十英尺他是趴在冰面上溜过去的,以防冰层太薄开裂。


冰面上有一个洞,不太明显,不到近前简直看不出来。是海豹洞,上百只威德尔海豹用牙齿在冰层咬出的一个换气孔。这个换气孔对海豹们冰层下的迁徙至关重要,对旅行者来说,如果不慎误踩却,却是致命的危机。(哦,终于看出研究海豹的用途了。)


威尔把绳子拴在五条狗身上,准备潜入冰缝,汉尼拔露出水面,喘着粗气,拼命挣扎。威尔本能抓住他的手臂,把绳子系在他手腕上。


“驾!”一声令下,狗狗们向帐篷方向拖去,几秒钟后把汉尼拔从水里拖了出来。狗是最快的选项,所以威尔让狗群把博士一路拖回帐篷。风变猛了,月光下,汉尼拔冻到嘴唇发紫。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停。”威尔扯住绳子的时候狗狗们仍在叫个不停。威尔任由他们在原地喘气,哀鸣,自己把汉尼拔拖进帐篷。


一进帐篷,威尔就开始扒汉尼拔的衣服。大衣已经结冰了。脸颊也冻了一层冰。威尔感到一阵惊恐侵袭着全身,让他胃里翻腾,双手发抖。他摇摇头,强迫自己压制这种恐慌的情绪,靠肾上腺素保持清醒。


“博士,博士,汉尼拔!”威尔用力拍击博士的胸口,瑟瑟发抖的汉尼拔喘出一口气。威尔继续把结冰的衣物从汉尼拔身上粗暴地扯下来。“看着我,博士,看着我啊。”


汉尼拔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在威尔手中抽搐着。威尔发现他虽然皮肤冰冷,但并不僵硬,


看来没有软组织挫伤。不幸中的万幸。


“你被冻麻了,体温过低。你的身体系统正在努力斗争。”威尔解释,声音焦虑。“我必须帮你把这些湿衣服脱了,让你保持干燥温暖。”


“我-我知-知道。”汉尼拔在一阵阵发抖和抽搐中磕磕巴巴挤出几个字“医,医生”


威尔大笑,把汉尼拔翻了个身,好把他的保暖内衣和裤子一把拽下来。“你这个自命不凡的混蛋,都快死了还不忘强辩到底。"


“动-动作快-快点,就-就不会死。”


“妈的他还抱怨我救他的方式。”威尔微笑,心中燃起希望,“你能坐起来吗?”


动作笨拙,但汉尼拔还是艰难地坐起来了,赤身裸体,发着抖。


“很好,很好。”威尔吹了一声口哨,帐篷外绕着圈撒欢的狗群挤了进来。“我去把睡袋铺好,你们帮他暖和一下。”


汉尼拔抽动了一下,威尔猜那大概是点头同意的意思。温斯顿和Rufus挤在汉尼拔身体两侧,狗群其他成员围成一圈。威尔动作很快,几下铺好睡袋,然后急急忙忙去行李里面翻应急毛毯。关好帐篷门,他回到汉尼拔身边。


汉尼拔一动不动倒在地上,狗狗们哀叫着,用鼻子拱他。


“你他妈的不准死!" 威尔扑过去,使劲摇晃,直到医生睁开褐色的眼睛,“混蛋,不准你丢下我去死。”


威尔用手架住汉尼拔,把他扶了起来。汉尼拔比他看起来要重的多,加上他膝盖发软,四肢无力,威尔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弄到5英尺外的睡袋和毯子那里。威尔喘着气把汉尼拔安置在睡袋里,把毯子一直裹到他脖子附近。


“汉尼拔,你他妈的不准闭眼睛。”威尔命令的语气里透出明显的恐惧。“告诉我低温症的全部症状,医生。一直说,别停。”


“发-发抖,乏力,肢体运-运动不-不协调,威-威尔,我——”


威尔终于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他钻进睡袋,躺在汉尼拔身边。环抱住汉尼拔冰冷的身体时,他忍不住发出嘶嘶声。汉尼拔因为这突然来临的热源而猛吁出一口气,然后向后靠向威尔。威尔有力的手臂环抱着汉尼拔,不停抚摸着毯子一样覆盖在他胸口的胸毛。他在汉尼拔耳边轻柔地安抚。


“现在是最糟的部分,”威尔低声说,在汉尼拔脖子上摩蹭着自己的胡茬。他抬起一条腿,绕过汉尼拔发抖的大腿勾住他,把他拉得更近。“但你会暖和起来。一点一点暖和起来,就没事了。跟我说话,汉尼拔。跟我说下去。”


“我想-想像中你全裸贴-贴在我-我身后的情景,”汉尼拔颤巍巍地吸了口气,“比,比现在这样,色情多,多了。”


“喂!”威尔拽了汉尼拔的胸毛一把,另一只手沿着他的胸肌一路抚向肚脐。“你的意思我是个糟糕的床伴咯?小心我把你丢回海豹洞。”


汉尼拔牙齿打着冷战。威尔发出一声类似亲吻的声响,把狗狗们召集过来,汉尼拔的手指在威尔手臂上握紧。不错,至少博士的手指还能动。


“博士,平时那么多话,怎么我想让你说的时候你反而不说了。”威尔用下巴顶了顶汉尼拔。


“说-说什-什么?”


威尔感觉到手掌下汉尼拔的心脏杂乱无章地跳动。他希望汉尼拔的心跳能稳定下来。


“什么都行,你喜欢的。”威尔的嘴唇贴上汉尼拔耳朵下面的皮肤,把两人身上的毯子裹得更紧了些。“米莎,跟我说说米莎。”


有那么一瞬,汉尼拔似乎抖得更厉害了。


“她有-有一个雄-雄鹿玩-玩具,是-是我八岁那-那年在集-集市给她买-买的。很难看,上色粗-粗糙,鼻子划了一长条,一只鹿角还坏-坏了。她给他起名汉尼拔,是她最喜欢的玩具。睡觉搂着,吃饭带着,片刻也不离身。”汉尼拔停顿了下来。威尔抱紧他,心想不知道汉尼拔有没有意识到自己讲话越来越流畅了。“她死后,我不忍心把它也埋了。于是我时时把它带在身边。”


“你现在带着吗?”在威尔持续的抚摸下,汉尼拔的皮肤越来越暖了。


“在我包里,裹在另一套衣服里。”


“明早能给我看看吗?”汉尼拔点点头,威尔的嘴唇再一次吻上汉尼拔的脖子。“谢谢你告诉我她的事。她最喜欢玩什么游戏?”


“追捕汉尼拔。她会追着我穿过树林,像一只野兽一样追踪。反过来,我设法悄悄爬到她旁边,吃掉她。”    (这个游戏的画风,呃。。。感觉米妹也不是个正常娃。。。)


威尔轻声笑了。


“谁会赢?”


“谁赢都无所谓”


汉尼拔给威尔讲米莎最喜欢的食物,讲她对薰衣草颜色缎带的执着——因为那颜色很衬她的眼睛,讲她如何征服马厩里最顽劣的小马Friedrich。等汉尼拔睡着的时候,他的身体摸上去十分温暖,也停止发抖了。威尔又看了他一会,自己过了一个小时才睡。在狗群的环绕中,他抱着汉尼拔渐渐沉入睡梦之中,感到了久违的幸福。




这一章也是正常套路,威尔听了老汉"杀死齐尔顿的一千种方法" 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对。。事实证明博士学位再多没有野外生存技能也是不行。。。。温斯顿助攻下,两人终于可以滚在一个睡袋里了。然而老汉体力还没回复,所以注定这章开不了车(放心,不逆)。最后一段看的我有点。。。呃。。。其实我有点怕妹控人设。。。


下面一章,一部分是车,一部分猝不及防剧情神展开。。。。





评论
热度(59)
  1. 唐衣阳直到豆花煮熟 转载了此文字
    lalala~

© 唐衣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