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鸡属性,请随意勾搭

【翻译】四天三夜 3

直到豆花煮熟:




这一章就是喜闻乐见的互诉黑历史,感情升温桥段了:同是天涯被坑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第三章   第二天


1982年5月15日 — 距离目的地720英里




威尔早上醒来时后背酸痛,嘴里一嘴的狗毛。他对此习以为常,过去十年每天都是这么醒的。不同与以往的是睡在他右边,发出阵阵鼾声的博士。他推开Rufus和Buck,伸展着僵硬的关节——这两条狗总喜欢睡在他脑袋附近。


转身看向汉尼拔,他注意到仍在熟睡的医生紧紧地搂着温斯顿。


“叛徒,” 威尔小声嘀咕。温斯顿摇摇尾巴,一点儿也没有要离开汉尼拔怀抱的意思。怪不得昨晚他身体一侧那么冷。“行了,到外面去吧。”


温斯顿挣开汉尼拔的手臂,奔向帐篷口,其他狗已经扎堆堵在那儿了,急着要出去。严格来讲,威尔用不着这么大的10人军用级帐篷,但足够的空间可以确保每晚所有狗都跟他待在一起。他打开帐篷门,狗狗们在雪地四散跑开,各自寻找撒尿标记的地点。


“早餐吃什么?”


威尔吓一跳。回头一看,汉尼拔从睡袋里坐了起来,惬意地伸着懒腰。敞开的睡衣领子露出一片宽阔的胸肌,十分诱人,威尔不禁屏住了呼吸。天哪,太久没这种感觉了,威尔庆幸此刻帐篷外迎面吹进来的寒风让自己多少能保持冷静。


“脱水食物包,你可以先挑。”威尔朝自己的背包比划了一下,里面装满了银色食物包。


汉尼拔转过头,仔细查看每个包装,头发凌乱地垂在眼前。“脱水炒蛋,简直无法想象。”


“人类登月就靠的这东西。”


“真是代价沉重。”


威尔翻了个白眼。汉尼拔继续翻看,“你推荐哪个?火鸡还是火锅炖菜?”


“看你了。你想一整天打嗝就选火鸡,想一整天烧心就选炖菜。”汉尼拔把两包都扔了回去。威尔大笑,开始捡地上的衣服。狗狗们在这堆衣服上睡了一晚,所以上面都是狗毛,但好在还挺暖和。


他穿衣服的时候,汉尼拔一直盯着他看,威尔假装没注意。套了几层衣服后,总算把晨勃稍微遮挡了一些,威尔觉得准备好可以开始今天的日程了。汉尼拔仍然在睡袋里盯着他。


威尔在背包里东翻西找,最终找到一包合适的,丢给汉尼拔,食物包直击医生的胸口——他的胸膛简直宽的不可理喻。


“早餐套餐?”汉尼拔的语气显示他这辈子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玩意,威尔耸耸肩。


“吃起来没看起来那么糟。”


“但愿。”


“我去照料狗,收帐篷,早餐你来负责没问题吧?”


“我会竭尽所能给食物加水的,威尔。”汉尼拔一本正经地回答


“棒呆。现在把你那张熊皮毯子收起来吧,”威尔指了指汉尼拔毛茸茸的胸口,“穿好衣服,一小时后出发。”


汉尼拔眨了一会眼睛,然后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威尔觉得自己像一只企鹅猝不及防遇上了豹海豹。他猛冲出帐篷开始召集犬队。没错,他需要喂狗了,他才不是为了逃离某个半穿着衣服,笑的让人无从招架的博士。


威尔拆下帐篷,卷好睡袋,突然发现汉尼拔正在雪橇上东翻西找。自己花了半小时才捆好的行李被这个神经病科学家全给拆乱了。


“你在搞什么鬼?”


“找做饭用的水,我已经把炉子点好了。”


威尔目瞪口呆。


“哦,我是不是忘了打包依云了?”威尔瞪大双眼。汉尼拔听出他语气里的反讽,眯起眼睛。“嘿博士,你都拿的什么专业的学位?”


“我有天体物理学,量子物理学,有机化学和医学博士学位。”(作者你确定?我知道老汉是天才但你也不用勉强真的)


威尔点点头。


“了不起。请问你拿化学学位的时候,是不是没人告诉过你这种物质加热后会怎么样?”威尔捧起一把积雪。


汉尼拔嗤之以鼻:“太不卫生了把。狗可在这雪地里撒过尿。”


“没错。所以我劝你铲雪的时候避开黄色的部分。”威尔看出汉尼拔在激烈地自我斗争:很想开口说话,但强制自己没有说出来。


“有劳你把早餐搞定,我还得重新给行李打包。”


汉尼拔走回炉子,嘴里念念有词,说的是某种外语。威尔得意一笑,暗自祈祷汉尼拔没把液体燃料接错。等他打包完行李,喂完狗,空气中飘来人工合成炸薯饼和煎香肠的味道。


他带着手套抓过一包,用叉子把散发着热气的灰黑色物体送进嘴里。汉尼拔对着他自己那一包戳来戳去,仿佛多捅一会就能让它变成真正的食物似的。


“吃吧,博士。我们一会就要出发了。”汉尼拔吃了一口,然后拉长了脸。


“用不用我过去教你怎么用叉子哄你吃啊?”


 “这玩意应该叫叉勺吧。”汉尼拔的语气仿佛手里的这件餐具侮辱了他和他整个家族。“你多久吃一次这种东西?”


“一天三顿。”


“在科考站的时候也是?”


威尔耸耸肩,“有时候贝拉和杰克请我去吃饭,不过我一般能免就免。”


汉尼拔听得一抖,“我希望有朝一日能给你做顿像样的饭。至少非人工合成化学成分的。”


威尔笑了,带着几丝嘲讽,“那下次你办晚宴,别忘了请我。我没准还梳头打扮一下呢。”


“哦,原来你头上的那堆是头发啊,我还以为是另一条狗呢。”


威尔把一勺灰色食物朝汉尼拔丢了过去。


————————————————


汉尼拔发现雪橇前进的时候基本是没法正常交谈的。风声,犬吠,加上雪橇掠过冰雪时的摩擦声,从威尔喊驾那一刻开始,直到他喊吁,汉尼拔基本处于失聪状态。为了让自己有事干,他在呼啸的寒风中一连几个小时精心策划各种杀死Frederick Chilton的方法,一种比一种凶残。想象生命的光芒从那个杂种眼睛里消失殆尽的画面让汉尼拔在严寒中感到由衷的温暖。


但雪橇犬们一次只能连续跑4个小时,之后就要吃东西,喝水,休息至少3小时。在这样的空档里,汉尼拔可以跟威尔交谈。他一边侃侃而谈一般帮威尔照管犬队,融化积雪,准备狗食。显然,狗食是威尔自己配方的。


“所以你并不喂狗吃这种脱水食物?”午餐的时候汉尼拔扬起眉毛问,他们的午餐是一包标着“意面”的恐怖红色面条。


“我试过了,可他们不会点炉子不会用叉勺啊。”


汉尼拔发现威尔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特别明亮。温斯顿已经早早吃完了自己那份,于是在汉尼拔脚边趴了下来。不一会Rufus也当了叛徒。威尔表示不满。


“照这样下去,你该成他们领队了,我要失业了。”


“放心,我不会抢你饭碗的。”汉尼拔说。温斯顿探头想看看汉尼拔的食物包里都有啥,汉尼拔把它的头推开。“你怎么会到这里干起滑雪橇的活呢?怎么不去阿拉斯加一类的地方。”


“我对参加狗拉雪橇比赛没兴趣。”威尔喝了一口速溶咖啡,那味道糟透了。汉尼拔希望凛冽的寒风能消灭杯子里散发出来的那股可怕味道。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


“海豹”


“你说什么?”(我也是这个反应,擦,又是海豹?)


“准确地说,应该是豹海豹和威德尔海豹的社会习性及冰下迁徙模式。”威尔耸了耸肩。“你应该没看过我那篇论文。1977年发在美国动物科学学会杂志。不过那一期倒是封面头条。”


汉尼拔抬起头呆住了,直到他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动作跟温斯顿惊人相似。“你是个科学家?”


“动物学博士加普通生物学博士。”威尔伸出手,“Will Graham博士,兼雪橇手。”


“杰克说你是给科考站跑补寄的。他从来没说你也搞科研。”


“因为我不再做科研了。”威尔把剩下的咖啡倒在冰面上,开始收拾炉子。“发完那篇论文之后我开始有点不稳定。穿着内衣在营地周围长时间梦游,断片,各种幻觉。我的科研合伙人马修认为我因为过度离群索居而精神失常了,但我知道肯定有别的原因。他写信给委员会举报我,我就被开除了。我抗议过,但一个动不动就在雪堆里醒过来的人要如何向别人证明他没疯呢。”


“太危险了,你很有可能丧命啊。马修没想把你送回来吗?”汉尼拔一边往雪橇上绑行李一边问,他已经跟威尔学会了如何打包。


“我不肯走。到后来,我猜他巴不得我冻死。他就省事了。但贝拉在我冻死前发现了我。某天,她外出检查犬队,发现我跟狗狗们躺在一起。她带我回了医疗站,做了三项检查,抽了点血。”


“脑炎?”


威尔摸了摸鼻子,“抗NMDA型脑炎。”他一声口哨,所有狗狗蜂拥而至。在一片欢腾的狗叫声中,他提高嗓音,“贝拉征调了几袋点滴抗生素,三个月后,我就恢复如初。但委员会不在乎。没人想跟一个不稳定的生物学家在与世隔绝的冰原一起工作。”


“你为什么不回家?”汉尼拔在威尔身边蹲下,帮他把Murray拴到雪橇上,Jones舔了他的脸。


“有什么意义?大学取消了我的教职。没有科研经费。”威尔站起身,“我已经病了这么久,独自生活了这么久,我不想重返社会了。幸运的是,Crawford夫妇需要一个雪橇手,我正好需要一个远离社会的借口。”


汉尼拔与威尔视线相接,这一次,威尔没有移开视线。“我理解。”


威尔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你知道名声扫地又被困在一片无边无际的冰原是什么感觉吗?”


“我知道孤单一人的滋味,也知道生病的感觉。”汉尼拔调整着温斯顿身上的绳具。“我小时候,跟家人生活在Lithuania的一栋大宅里。景致极好,但离村庄十分遥远。伤寒爆发的时候,我母亲第一个离开了人世,接着是我父亲。仆人们一哄而散,害怕被传染,只剩下我一个人照料妹妹米莎。”


“天哪!”威尔眼里充满悲伤,汉尼拔不知道雪橇手有没有意识到他握住了自己的手。


“终于有一天早上,我退烧了,发现米莎躺在我的床边,已经死了好几个小时,冰冷僵硬。”汉尼拔感觉到威尔的手握紧了他的。通常他鄙弃于这种明显的感情表露,但望着威尔,他感到十分平静,“我跟全家人的尸体生活了好几天,可能有一个星期吧,才有一个佣人带着医生回来。我那时候对重返社会也没什么热情。”


威尔想说点什么,结果什么也没说出来。汉尼拔在雪橇手的蓝眼睛里看到了惊人的共情。一眨眼的功夫,威尔拥抱了他。汉尼拔脸贴着威尔破旧的外套和柔软的卷发。他闻到狗的味道,汗水的味道,皮革的味道,但此时,他只希望能够完全淹没在威尔的气味里。


威尔放开他后,汉尼拔向身后的雪地倒下,好像被卸下的船锚。威尔双颊通红,他一边继续检查绳具一边伸手拉汉尼拔起来。全程避开汉尼拔的视线。


“该继续赶路了,再跑40英里才能扎营。”


——————————————————————————




汉尼拔站在帐篷前,仰头望着夜空,全然不在意呼啸的寒风。威尔和犬队已经进帐篷了。但汉尼拔还想再看看星空。没有城市光源污染,群星璀璨,低垂在冰原上空,一条闪亮的银河在夜空铺开。


身后的热源提醒汉尼拔威尔来了。他忽然产生了一个荒谬的想法,他想在夜空下牵住威尔的手。


“太美了。”威尔低语。


“此行我见过很多美景。”汉尼拔喃喃道,在星光下望向威尔,威尔与他对视了一会,挽住汉尼拔的手臂,


“到了阿蒙森,你可以观星观个够了。睡觉去把。明天我们要起早动身。”


汉尼拔让威尔拉着他走进帐篷,狗狗们兴奋地在他脚边磨蹭,等着他躺下,就可以各自选择喜爱的睡觉位置。


威尔脱掉大衣,露出里面穿着的一条破旧的保暖内衣,屁股左边位置还破了一块。汉尼拔闭上眼睛,想象自己要是轻咬那一块能让威尔发出什么样的声音。


等威尔钻进睡袋,汉尼拔开始脱衣服,他故意一件一件,不紧不慢地脱着,一直脱到内衣,他解开上衣的口子,露出胸口,可以看到胸毛一路向下延伸。威尔今天早上好像特别喜欢看他胸口,汉尼拔发现雪橇手在一旁看的全神贯注,心中暗爽。


等汉尼拔也在睡袋里安顿好,他对威尔懒洋洋一笑,目光在威尔脸上流连,欣赏威尔精致的五官。四周被狗群环绕,狗狗们东闻闻,西嗅嗅,也都一一趴下,毛茸茸一片,提醒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威尔眯起眼睛。“不要再盯着我看了,睡觉吧博士。”


汉尼拔抬起一边眉毛,“你也在盯着我看啊。”


“我没想到像你这样卓越不凡的博士会有这样的行为。”


“请问是怎样的行为?”


 交配行为。威尔咬住嘴唇才没把话说出口。


威尔观察过不下一千次了,永远是一个模式。雄性在中意的目标面前搔首弄姿,吸引注意力,证明自己的实力。威尔并不觉得这种行为有什么难为情的,他难为情的是它居然这么有效。


(全六章, 待续)


话说这俩人的黑历史明明应该很悲惨但不知为啥我觉得有点狗血,大概因为是跟原剧比照吧,暗黑程度差了不知多少级啊……😂

评论
热度(65)

© 唐衣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