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鸡属性,请随意勾搭

【待授翻】Blackbird, Fly 短篇一发完

好心疼

AmS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50071


已要授权,作者还未回复。


翻译这个小短篇的原因是这样的(请看评论)


既然@貊貘貘 太太都说pretty please了,我也不好拒绝hhhh。


——————————————


    “真美。”


    “蜻蜓”静止不动,时光凝结。翅膀上的一片片陶瓷碎片在烛光下闪烁着。


    “你向我描绘过它很多次。”汉尼拔说。“我想象过这个画面很多次,但是这个,”他转过身看到威尔正站在他身后冲他微笑,“这是一个杰作。”


    威尔的眼角有了皱纹,在他经过时间洗礼的脸上刻下深深的凹槽。他把银色的卷发别在耳后,“我很高心你这么想。”


    汉尼拔用品评的态度扫视着它,“你怎么将它保存的这么好的?”


    “我没有。”威尔回复到。


    汉尼拔困惑地歪了歪头,朝威尔挑动眉毛。威尔向后朝着自己的创作仰了一下头。汉尼拔再次看向它,然后看到这几十年间的发生的衰败,破碎的蜗牛壳,凹陷的双眼和腐坏的身躯。


    不。汉尼拔眨眨眼,看到“蜻蜓”又变回来原来的样子。威尔的构思,完美,就像它应该被看到的那样。


    “好多了,对吧?”


    汉尼拔点点头。他的右膝一阵刺痛,他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并停下踱步把双手靠在手杖上。


    “小心点,老头子。”威尔用拳打了他一下,“我一路带你来到这里,可不是让你的一把老骨头坏了兴致的。”


    “我不老。”汉尼拔抗议道。


    威尔给了他一个温柔的眼神,“好,你不老。”汉尼拔依旧呆立着,抬头盯着蜻蜓。


    “你真的喜欢它?”威尔的声音柔和并且不确定。听上去年轻了几十岁。


    汉尼拔将重心移到手杖上,露出了一个微笑,他嘴角的皱纹像是扇形的蜘蛛腿。威尔伸出手拉平了这些皱纹,让他的手滑过并轻抚一缕汉尼拔的健康的、花白的头发。汉尼拔在他的抚摸下满足地赞美着,像往常一样,眼皮颤动着。当他再一次睁开双眼时,威尔站在他的身边,双手背在身后。他担忧地咬住嘴唇,脸颊平滑完美的皮肤下描绘出的紧张的肌肉。


    完美、无疤的皮肤。


    汉尼拔转过头,眼神克制的放在了那个造型上。


    “你死了多久了,威尔?”


    威尔低头盯着手掌,松开嘴唇发出了一声顺从的叹息,在长长的静默后,终于回答道:


    “差不多有一年了。”


    “噢,”汉尼拔安静地说,“当时我在场吗?”


    威尔紧握住他的手臂,“你当然在场了。你安葬了我。”


    悔恨从汉尼拔的喉咙里涌出,“我们花了太久才来到这里。”


    “不怪你啊,”威尔对他说,“我们忙于生计。”


    “但是我想和你一起看这个。”


    威尔摸了摸他的手肘,用自己的肩膀轻轻推了下他的,“你现在就在和我一起看。”


    汉尼拔叹口气,“这是不一样的。”


    一只柔软的、年轻的手举起了他的手,将他们的手指交叉在一起。


    “这是一样的。”威尔向他保证道,“我在创造它的时候,看到了它。你现在看到了它。这是一样的。”


    他的大拇指轻柔地在汉尼拔指关节的凹陷处打着圈。“蜻蜓”摆动了一下,绳索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汉尼拔转过头看着威尔毫无损伤的侧脸。


    “疼吗?”


    威尔与他凝视的目光对视。“我死的时候吗?不疼。那很平静。你当时正抱着我。”


    汉尼拔若有所思得点点头,“我现在想起来了。”


    “你最终总是会想起来的。”


    “那当我没有想起来的时候呢?”


    威尔从喉咙里发出了几声低沉的轻笑,“ ‘活着’也没什么不好。 ”


    汉尼拔允许自己因为这句话而笑出声。一小缕微风在二人中间吹过,让烛光摇晃着。


    “值吗?”汉尼拔问。


    威尔嘲笑道,“这可是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也是一个很傻的问题。”他轻柔地用手肘推了一下身侧的汉尼拔。“如果我觉得这不值得的话,我就不会和你一起度过三十四年。”


    汉尼拔满意地想着,“很好。我很高兴我是这么想的。”


    “你这么想的?你认为我是假的?”威尔生气地说,然而嘴角却扯出一个微笑的弧度。他回到汉尼拔的身边,并用双手捧住汉尼拔的脸。


    “你认为我只存在在这里吗?”他用一个指头轻敲汉尼拔的太阳穴,然后摇了摇头。他将他们的前额相抵。


    “不,汉尼拔。”威尔低语道,“我们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分享着记忆宫殿,不可能不在这里扎根。我依旧在这里。”


    然后他亲吻了汉尼拔,这感觉有一点不太完美,不够真实。他像他第一次亲吻汉尼拔那样吻了他,踌躇地、真挚地、温暖地。汉尼拔叹了口气,紧紧握住他的手,紧到他可以感觉到他的指印。


    在他们身后,“蜻蜓”一阵震动。


    “这很美。”汉尼拔在他们之间说,他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他勉力亲吻威尔的额头,“谢谢你。”


    威尔的手臂环抱住他,一只手五指张开地轻拍着他的后背,然后抓住他脖子的后颈。


    “我当时没有说,我现在也不会说,但是你知道我——”


    “我知道。”他向他保证道。他闻着威尔的胸骨上窝①。威尔闻起来像还活着好好的。这比汉尼拔能够要求的好多了。


    “我现在有点累了,亲爱的。”


    威尔紧紧地抱住他,“我知道。”然后他拉开汉尼拔让他看进自己碧蓝色的眼睛中,宛如海水一般平静,“我在那里等着你。”


    他再一次地亲吻了汉尼拔,热烈并且凶猛。汉尼拔渐渐合上了双眼,等他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威尔已经不见了。


    他呼了一口气,伸出颤抖的双手独自抚摸着威尔最后的创作的残骸,也是他第一次的示爱。汉尼拔的心脏涨涨的,在他的肋骨下痛苦地拉紧。


    他让他的手杖掉在地上,然后站得笔直。


    “我准备好了。”他说。


①:两根锁骨中间的凹陷处。原文是”sweet hollow”,猜测应该是这里。






 

评论
热度(60)
  1. 唐衣阳AmSE 转载了此文字
  2. 唐衣阳AmSE 转载了此文字
    好心疼

© 唐衣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