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鸡属性,请随意勾搭

【翻译】【拔杯】将我们推向自毁_第六章

Lusianna:

第六章 

【暴力画面描述警告】


Will并不知道准确的时间,但他知道现在自己正位于回医院的半路上。他的手指触摸着从Simon O'Neill的房间里偷来的多功能刀,在面具后轻哼。几下快速地劈砍,一把偷来的枪,然后他就能搞定了。

他将头歪向一边,看向了离自己最近的FBI探员。这个男人正盯着他搭档的鞋子,警惕着但没有牢牢盯住Will。往左边一瞟,那边也一样。,Will心里暗想,这年头FBI都给他们的探员教点什么啊

Will留意着探员的同时,将一只手脱了出来,然后是另一只。他们实在没在他身上花太多注意力,因为直到他将双臂向下伸去,切断了将自己固定在推车上的皮带时,他们才刚开始意识到发生了问题。

Will把自己扔到了右边那个探员的身上,他的多功能刀具轻易地埋进了男人的脖子里。Will将它从侧面割开,鲜血从他的皮肤里喷溅出来,洒满了Will的脸和连体裤。Will没有停顿下来看着男人死亡,他正忙着杀死他的小伙伴呢;这一个掏出了他的枪,但射偏了,打在了车壁上。

前座传来一声大喊,但Will将其无视掉了,把精力集中与将这个FBI探员摔到地上,然后割开了他的喉咙。他躺倒在地,鲜血直流,喉咙发出汩汩的声响渴望喘息,但只能等死了,Will取走了他的枪,对准了将箱型车前后分割开的挡板,然后开火。

对准驾驶席来了六枪已经足够;车辆向左边歪去,撞上了泥土还有一道沟渠。Will被甩在了隔离挡板上,推车还被固定在车厢中间。一阵嘎吱声,还有喇叭声,在Will的耳中回荡,然后车停了。

他还有些晕眩,脑袋抽痛着,但Will没时间等待了,他打开车厢的后门然后蹒跚着踏上了草地。

副驾驶的门被打开,最后一个FBI探员爬了出来。他的脑袋淌着血,当他将自己的枪模模糊糊对准Will时,视线也没能聚焦起来。Will举起手里的枪,然后扣下了扳机——

他们同时开了枪,Will立刻感觉到了肩膀白热化的剧痛。但他没让它影响自己,一次又一次射击,直到那个探员瘫在了地上,死了,他的躯体就像一张鲜血和凝血涂抹的画布。Will慢慢地靠近,手指依然扣在扳机上,然后用足够的力道踢了一下那个探员;没动静,死透啦

“现在行了。”Will一边想一边低头看向自己的右臂。子弹只是擦过他,撕开了他的连体衣和皮肤。他需要缝针,但等他和Hannibal汇合后,Hannibal会处理好的。Will微微一笑然后跨过地上的探员重新爬进了车里。地上有个手机,卡在死掉的司机脚下。Will拾起来打给了BSH。

这里是巴尔的摩州立精神病院。”一个活泼的声音接起了电话。

在几声嘟嘟声之后,“这里是Chen医生的办公室,我能为你效劳吗?

“你嚎,”Will慢吞吞地说,采用了司机的那种口音,“我似deVally探员,我能和Chen医僧对话吗?”

当然。”女人回答,“马上,请稍等。

停了一会儿,然后是;

我是Chen医生,我能做些什么吗,deVally探员?

Will咧嘴一笑,“我们口能要晚点才能送Graham回来,医僧,Crawford探员需要他做点别滴事。”



{oOo} 


 
 
 
Chen医生没觉得当院里的犯人——即使是Hannibal和Will——进行院内转移的时候,束缚衣会是必需品。Hannibal的双手只是被简单地拷在背后,两个护工分别走在他的两侧。 
 
被用来作为婚内探视的房间就在员工休息室隔壁,这层楼的尽头处;Hannibal从他每次路过的时候获知了这些。他总是保持两眼睁开,倾听以及呼吸,来观察医院的每个薄弱环节。在护工们将他带过这个房间时,Hannibal停了一下。 
 
“不好意思,”他对左边的护工说,——Glenn,他没记错的话,“但能请你给我拿杯水吗?”这个护工犹豫了一下,“在我到达房间后我才会接受它,解开手铐,然后被锁在里面。”Hannibal补充说。 
 
Glenn的视线越过Hannibal的脑袋——看向他的搭档。Hannibal没转头。最后Glenn点头转身,用自己皮带上的钥匙卡打开了子母门。他走进去而另一个护工将Hannibal向后挪了几步,好让自己能同时看到他的搭档和Hannibal。 
 
Hannibal已经将一个Will的鱼饵滑到了手心里。手铐随着一声几不可闻的声音被打开了,而Hannibal毫不犹豫;他将手铐的单链掘进了这个护工的脖子里,用力拉直到男人的喉咙被撕开,鲜血溅了满墙。Hannibal将这个濒死的男人踢到一边,进了房间,里面另一个人正要转身。 
 
Glenn手里装着水的纸杯砸在了地上,伸手去取他的梅斯喷雾,但Hannibal已经大步跨过了整个房间。Glenn后退,在Hannibal能杀掉他前,手砸中了安在墙上的某个紧急按钮。灯光开始闪烁起来,而刺耳的警铃同时将两人暂时失聪了;这让护工不小心滑落了他的梅斯喷雾,只好同时去抓他的警棍。 
 
就足够导致了他的死亡,Hannibal轻易地将一只胳膊环住了Glenn的脖子, 扭断。他的脖子发出咔擦一声脆响,Hannibal扔下了他。他打开了另一只手铐然后取走了护工们的梅斯喷雾。站直身体后,他微微一笑笔直走向大厅;现在他需要做的所有事就只有走出这栋大楼,找辆车,而最重要的是, 找到Will。 
 
 


{oOo} 


 
 
那辆载着Will Graham和四个FBI探员的厢型车在路边被找到了。当司机被从脑袋后方射中时,它撞到了一棵树。副驾驶的男人成功逃了出来,然后离开了大约两尺远就被枪击倒在地。他身边有血迹,沿途滴落,一直进到路边排列整齐的树丛里;他在Graham逃走前伤到了这个凶手。 
 
Starling从Zeller打来的电话里得知了这些信息,这个男人在每句话之间诅咒着Will Graham。Starling则更多地专注于她眼前的房间。门敞开着,上面被大量鲜血淋透,飞溅的痕迹一直延伸到接近天花板的地方;已经干了,现在,在棕色的涂料上结成一层薄壳。 
 
Lecter离开了,从位于再向下几层的后门那儿逃走了。分析的队伍现在还没确切弄明白他是怎么下到底层的。他们所知道的一切就是Lecter逃了;Graham,同样。 
 
在Zeller再一次咒骂他的前同事时,Starling挂断了他的电话。她将电话推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从电梯那儿后退了一步。 
 
Chen医生正坐在大厅的一张椅子上,脑袋埋在掌心。Starling坐在他身边的地板上。 
 
“你自责吗,Starling探员?”他顿了一秒后问道,声音含混不清。Starling不想说谎;“是的。” 
 
他大笑,“我把Lecter放出来了。” 
 
“我放出了Graham。”她回答。 
 
Chen医生略点了下头。 
 
“他们最后总会把自己弄出去的。”她再清楚不过了。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合适的时机;而Starling将此提供给了他们。她是他们游戏里的一个小卒子,就像Crawford曾经警告过她的那样,他们恰到好处地玩弄着她。 
 
Chen医生颤抖地吐出一口气,“现在我知道为什么我的两位前任要辞职啦。”他说。 
 
“你觉得他们会来追杀你吗?”Starling提问。 
 
“不会。”Chen医生说,“我还没有这么重要。”他转头看向她,眼中清晰地流露出警告; 但你却很有可能。 
 
Starling一言不发;没有动弹,甚至当手机在口袋里震动时也一样。她只是坐在那儿盯着墙面,Chen在她身边做着同样的动作。 
 
 


{oOo} 


 
 
 
当一辆车驶入加油站停在他身边时,Hannibal把刚买来的平顶帽拉低了一点罩住前额。引擎熄灭了,然后一扇门被打开,又被猛地合上。Hannibal将自己的视线停在稳定上升的数字上,油箱已经快满了。然后有人倚靠在他旁边的那辆车上,重心在两脚之间不断交换。 
 
Hannibal张开嘴,准备杀掉他,如果是个警官的话,欺骗,如果是某个认出他的人,或者不予理睬,如果是想要问问题的人。然而,这次词句都噎在了喉咙里,当他红棕色的眼睛对上了他丈夫那亮蓝色的双眸时。 
 
威尔对他咧开一个假笑,“你闻不出我吗?Lecter医生?”他提出问题。 
 
Hannibal先舔了舔嘴唇然后才开口,“你没再用那种我通常将你与之关联起来的糟糕透顶的须后水了。” 
 
“在我遇到Molly以后就没用过了。”Will评论道,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Hannibal假笑,“你的新选择也没好到哪里去,亲爱的Will。” 
 
Will翻了个白眼然后一把攥住了Hannibal的外套,“快点过来亲我。” 
 
前医生允许自己被拉近,他的身体很快压在了Will的身上,从胸膛到大腿都紧紧相贴。Will先吻住了他,嘴唇碾压在一起,立刻发出了呻吟声。Hannibal舔了一下Will的嘴唇,在Will终于张嘴之后,吮吸起了年轻些的男人的舌头。在这儿接吻,在开阔处,没有连体衣裤,没有锁上的房门,也没有人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着简直美若天堂,令人上瘾,而Hannibal此刻暗自发誓 再也不会放他的Will离开自己了。他一定会死在自己被再次锁起来,被从丈夫身边分离之前,或者他会坚持需求一个双人联合牢房。他和Will已经不再是对方的威胁了;再也不是了。 
 
在不得不汲取空气时,他们才分开对方,Hannibal紧盯着Will的嘴唇,因为Will正在轻咬着下面的那片。 
 
“所以……”Will沉思着说,“Going my way?”他补上了一个翘起的眉毛,还有一个厚颜无耻的微笑,让Hannibal大笑起来。他一直笑到Will再次吻住了他,声音模糊在对方的唇瓣中。 
 
 


{oOo} 


 
 
 
FBI在四天之后发现了Daniel Scott和Simon O'Neill。两人都被杀死然后被摆在了另一具尸体上,那是O'Neill的另一个受害者……或者说是Scott的,更确切,后来的检测就是这么表明的。Scott指甲下的血迹属于房内的第三个受害者,而证据指出O'Neill在被杀死之前什么也没做,只是坐在角落里。 
 
Daniel Scott才是真正的凶手,从头到尾一直都是,他玩弄了O'Neill,可能;利用他们的关系给自己找了个共犯和不在场证明。就像Lecter曾经做过的那样。 
 
只是Scott和O'Neil是死在Lecter和Graham的手上的,这两人却消失地无影无踪。Starling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凝望着面前的报告。她在自己的家里,因为她在BAU没有办公室;也不会再有了,很可能,在这闹剧一般的案子发生之后。Crawford像个愤怒的巨熊一样四处冲撞,即使是Starling也不得不从他的面前疾步小跑避开。 
 
Starling意识到Lecter一定早就知道Daniel Scott才是那个真正的凶手。她还能记起当她说出Simon O'Neill的名字时,他脸上的表情,Starling无法将其精确地称作惊讶,但是可能对一个心理变态来说已经能算得上是惊讶了。还有接下来的Graham,之后,在O'Neill被提到时,视线越过自己看向Lecter;当他意识到FBI在追捕错误的对象时爆发出的大笑。 
 
Lecter一清二楚,然后警告了Scott,再之后,他将这个男人和他的爱人一起干掉了。 
 
Starling的室友对她大喊大厅里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但Starling只是动手打开了另一本文件。里面有两张照片;Lecter和Graham,这是他们在杀掉五个人之后被逮捕时拍摄的,两人都看着镜头,眼神深幽。 
 
不过,他们看上去生机勃勃,如此生动,即使是在一张印刷品里。不论Dolarhyde身上发生了什么——或者是之后发生的任何事——一定让两人第一次真正地活了过来,Starling对此坚信不疑。 
 
“Clarice!嘿, Starling!” 
 
Starling抬头,她的室友,Ardelia Mapp,正靠在门框上。 
 
“晚餐好了。”Mapp重复道。 
 
“啊对,我听到了,”Starling说,“抱歉,我刚刚在想事情。” 
 
“还在想Lecter和Graham呢?”当Starling点头时,Mapp哈哈大笑,“姑娘,说真的;你得把他们抛到脑后去。” 
 
“他们逃了,Ardelia。”Starling提醒她,“因为我。” 
 
“呃,”Mapp耸了耸肩,“如果不是你,也会有别人的;他们显然已经计划了好几年了。”她向房间内走了几步,“别把自己击败了,姑娘。只要保持欣慰,Lecter和Graham,显然,离开了这个国家。知道他们不在美国我感觉安全多啦。” 
 
“是啊。”Starling喃喃自语,她并不觉得Lecter和Graham会特意来追杀她;她很确定自己没有很惹恼他们也没太引起他们的兴趣,但依然……她觉得自己绝对不想再见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了。 
 
加上一点额外的哄骗技术,Mapp成功地让Starling合上了文件,出了房间。她把它们塞到了桌肚里,或者再也不看了或者明天早上再看;太痴迷了,说真的。 
 
Starling坐在她们的小餐桌前,让Mapp喂饱她,在对方试图用笑话调节她情绪时露出微笑。一小时后,她成功忘记了Hannibal Lecter和Will Graham.  
 
至少是今晚,不管怎么说。 
 
 


{oOo} 


 
 
 
Venice正是夜色朦胧,水流轻轻拍击着水道的边沿。尽管天色已晚,仍然有不少旅客在圣马可广场上徘徊漫游,相机的闪光灯每分每秒都在将离得太近的另一部相机闪瞎。 
 
Hannibal通常会为周围的美景赞叹不已,但今晚他的眼睛一直停留在他的丈夫身上。Will正望着天空微笑,看着夜空中闪烁的星星,尽管它们距离如此遥远。 
 
Hannibal的双眼一刻也无法从他的脸颊挪开,不断地游移,好捕捉到任何一个和每一个的细微颤动,闪过Will极富表现力的双眼和脸蛋的每一个表情。 
 
“别盯着我看了。”Will低声说。 
 
Hannibal假笑,“我喜欢这么看着你, Caro Guglielmo(【意】甜心古列尔莫 ※注1)。” 
 
“别叫我Guglielmo。”这是Will接下去的要求。 
 
“ Caro William(甜心威廉)?”Hannibal冒险试探,Will对他沉下脸。“ William,ti adoro. Sei tutto per me. Mi sono infatuato di te. Ti voglio(威廉,我爱你。你是我的一切。我为你痴迷,我想)——” 
 
“好啦,”Will大笑起来,“够了。” 
 
Hannibal微笑,用力拉过Will的手,将他的伴侣拉近直到能够将自己的鼻子在Will巧克力色的卷发中轻刷。“我爱慕你。”Hannibal用气声说。 
 
Will轻哼着用鼻子蹭着Hannibal的颈部,“ Ti voglio baciare.(我想吻你)”Will说,他的意大利语有一点僵硬,还没完全吃透,但一天比一天熟练了。 
 
“ (是)。”Hannibal回答道,并用手指勾住了Will的下巴。Will让自己的脑袋被轻易地抬起,在他们的距离消失之前,他的蓝眼睛是如此璀璨;Will将自己按在Hannibal的身上,手臂环住Hannibal的脖子。Hannibal融化在了吻中,允许自己全然而彻底地为怀里的男人着魔。他的双手下滑握紧了Will的臀部,然后将自己向前推挤,无法——或是不愿,更确切地说——维持住自己,当他如此接近地拥有着自己的Will,他的所有。 
 
Will呻吟起来,加深了这个吻,直到他们的舌头相触;短暂地,黏腻地,相互追逐,直至Will后退好让自己喘口气。他再次轻哼起来,将脸埋进了Hannibal的颈侧,“带我回家,Hannibal。”他说。 
 
Hannibal微笑起来,“汝心之所向,即为吾剑之所指。” 
 
Will将一只胳膊环在Hannibal腰间,带他离开了广场,他们不过是另一对情侣,另一对旅人,在这漂浮的城市里。 
 
 


{oOo} 


 
 
 
六个月后,Hannibal Lecter的书出版了。Starling起来后发现自己桌上有个包裹,而当她打开时看到Lecter的脸印在封面,Graham的在封底。她盯着他们看了好一会儿才将书翻开。 
 
 致Clarice,在内页写着, 谢谢你。 
 
Starling几乎举起她的小刀捅穿这本书了,然而她没有这么做,而是将它放回了包装里然后扔了出去。 
 
穿过半个地球,在Venice的一座小屋中,Hannibal Lecter正看着同一本书,当看见自己要求代理人加上的字句时,他微笑起来;这个男人还不错,完全按照Hannibal的主张出版了这本书,尽管Hannibal再次成为了一个逃犯。倒不是说这个代理人真的需要很多说服工作;Hannibal Lecter已经再次价值千金了。 
 
当Will看到Starling的名字时不由大笑起来,但当他的眼睛与Hannibal对视时,将一股热潮传递了过去,显然他们的清晨还有别的事要干,Hannibal的小游戏能再等等。 
 
Hannibal接到了他的视线,合上了书,将它推到一边。它可能等会儿就会掉下桌子,在另一回合充满激情的较量之后。然后将一直待在那儿,直到Hannibal能把它捡起来放到书架上,再也不会被阅读或是翻开了。 
 
Clarice Starling只会被粗略地记住,一个发生在Hannibal和Will这些年相处间的有趣的故事。 
 
Starling已经完成了她的使命;他们再也不会见到她了。 




------------------
注一:Guglielmo,William的意大利名。
------------------




正文完


------------------
感谢盛装舞步太太捉虫=3=
Caro Guglielmo为甜心古列尔莫 而非沙皇古列尔莫
------------------




小电梯: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番外1

评论
热度(92)
  1. 唐衣阳Lusianna 转载了此文字

© 唐衣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