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鸡属性,请随意勾搭

[翻]-Murder Kitchen

同列:

地址


作者:DarkmoonSigel


厨艺秀AU。参赛厨师汉尼拔,嘉宾评委糕点师威尔。




没授权。这篇没翻的地方太多了,再改吧。


假日愉快,吃点好的。(老是这句?)




—————————————— 


“我为什么在这儿?”


This Is Your Design Cakes的店主威尔·格雷厄姆把头埋进了交叠的双臂中,叹息了一声。然而这个动作并未缓解头痛,也没能堵住邻座刺耳的声音。


当然,他正坐在来自饭醉揭秘网(TattleCrumb.com)的美食评论家旁边。威尔肯定克劳福德是为了收视率故意这么安排的,混蛋。怪不得好像总有摄像机对着他们。著名糕点师和当下的美食八卦天后一直不合,在弗雷迪写了一篇本该让威尔的小面包房关门大吉的评论后,两人的矛盾便疯狂传开了。那时这家店还籍籍无名,但蛋糕自成一派,因而别具特色。


为了挽救生意,威尔在一切愿意给他播放时间的媒体上公开驳斥弗雷迪,曝光给他带来的顾客多过了流失的,让他的面包房家喻户晓。他的生意兴旺到必须雇个人手的地步,被他状似“深情”的双眼吸引来的顾客实在太多了。


他特色依旧但不再籍籍无名的面包房现在由贝弗利·卡兹管理。这个直率的女人成了威尔的二把手。这个问题上威尔的意见并不顶用,但既然她把事情都管理得井井有条按部就班,他也就由着她翻新扩大店铺。他的另两位雇员泽勒和普莱斯也很了不起,才华横溢,但如果让他们太过自由发挥就容易出岔子。


“威尔,你答应的。”阿拉娜·布鲁姆尽量安慰着,表明威尔的不满未受忽视。这个可爱的女人一头深色头发,坐在威尔的另一侧,她著有一系列大热的烹饪书,以此谋生。她也是最近似威尔朋友的人——那是在他约她出去把关系搞尴尬之前。她举出了一串威尔也同意的充分理由,拒绝了他。但他们还是互相说话的。他们亲近到她能说服威尔帮忙。“今天你只是嘉宾评委。只是在奇尔顿能吃固体食物前补缺。”


“如果他听我的话,不去那家新开的寿司店就没这事了。”弗雷迪叹,也是同样不满。威尔奋起反抗而非像多数厨师那样忍气吞声,他通过继续事业并取得成功的方式让她大大出丑。当众被挂导致她失去了美食界的好几条门路。


“是啊,因为你的话简直是光辉典范,代表了公正的新闻业界。”威尔干巴巴地说,招来弗雷迪一记瞪视。“给我们提个醒,你几次被控诽谤来着?没记错的话,加上我的胜诉就是六次。”


“你来其实是件好事,我想给你介绍个人。”


阿拉娜小声打断,用胳膊肘捅了捅威尔体侧,提醒他摄像机的存在。他不时会忘记摄像机,所以拒绝和任何电视台签下个人美食秀节目。威尔倾向于在不借助媒体来说话,尤其是他沉浸在创造中的时候。他拥有潜入别人脑子的诀窍,结果就是他直接依据别人的想象制作蛋糕。他的方法有点怪异,但他的顾客也喜欢他,即使他有点暴躁,喜欢狗和独处胜过与活生生的人交际。***


“那真得看是谁。我感觉得提醒你一下,我不太喜欢社交。”威尔做出苦相。光是来这儿就够受的了。威尔暗自怀疑阿拉娜是打算撮合他和哪个可怜的倒霉蛋。


“你肯定喜欢他,他人见人爱。实际上他今晚要参赛。”阿拉娜边说边环顾着节目选手。Turn and Burn是当下最热门的新节目之一,以快速多回合烹饪著称。四名厨师要用意外食材制作一道菜肴。有时候能出现美食,但多数情况下都并不理想。未晋级者会被淘汰出局,最终余下两名选手进入美食争霸环节决出赢家。威尔并不期盼这种毫无悬念却还要费力达成的败局。


“你朋友参赛,你当评委?”威尔朝她扬起眉。“这不算作弊吗?”


“算不上。他的菜肴自有说服力,就是那么出色。”阿拉娜耸肩,终于发现了目标。“他来了。穿三件套西装打领带的。”


“你跟汉尼拔·莱克特是朋友?”弗雷迪插话道,伸长了脖子去看那个身穿紫色格子西装的高个男人,真是完美无缺。弗雷迪时刻保持高度警觉,准备着挖掘好报道,而此时阿拉娜越发像是帮她复归业界翘楚赛场的金券。


“谁?”威尔一个没忍住冲口问道。不知为何好像引起了弗雷迪的注意,而她的注意向来不是好事。依威尔拙见,此人的西装花纹太凶残了,但又觉得是自己不懂时尚。他穿着法兰绒衬衫和牛仔裤上全国电视节目,自知没资格叫板别人的衣着。


“你是火星来的吧?那是汉尼拔·莱克特,‘切片人生(Slice of Life)’的店主,那只是东海岸一家有名的餐馆而已。”弗雷迪翻了个白眼,每个字都渗着鄙夷。


“我要是有时间在外吃饭可能会关心这些。”威尔回击,“慢着,我有家世界知名的面包房,还要管店,没空闲逛。”


“别给无知找借口了。他在精英圈子里简直是个活着的传奇。我知道有人愿意为参加他的私人晚宴而高高兴兴地自杀。”弗雷迪尖声对他说,然后转向阿拉娜,“你得介绍我们认识一下。”


“没这个必要。你的名声不胫而走,劳兹女士。”一副富有教养的嗓音靠近了他们。威尔一惊,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他诧异地抬头看着男人靠过来向阿拉娜问好:他友善地颔首,在她耳边轻声低语几句,引得她泛起微笑。威尔一边嫉妒他能把这样的事情做得如此自若自信,一边也观察着这位大名鼎鼎的汉尼拔·莱克特。


现在名字对上了相应的面孔,威尔想起了有关这个厨师零零碎碎的信息。汉尼拔拥有一家专精于稀世“美”食的餐馆。切片人生不提供任何素食,菜品都是蛋白质的盛宴。在这个崇尚低碳饮食的年代,人们却蜂拥涌入他的餐馆,使用装饰着小鸟头骨与鲜花的上等瓷器品尝肉食。有些人认为食肉即谋杀,但肉味一定十分鲜美,因为汉尼拔·莱克特的生意一派红火,他巧妙地将死亡切割成了珍馐。


这家餐馆的特色还不止于此,它的独特还在于高水平的服务,在于要求顾客回以同样的礼节。餐厅大堂中装饰着一张美丽的文艺复兴风格壁画,上面清楚地表明任何形式的粗鲁行为都是不可容忍的。任何人发现有此行为都会被立刻请出餐馆并被列入黑名单。


威尔虽然非常赞同这一做法,他自己就把几个顾客扔出店外过,但他还从没听说过哪家餐馆对于无理行径这样不予宽容。这做法效果极佳,而亲眼见到了店主本人,威尔总算知道了原因。汉尼拔带着高雅气质,他那身完美得乏味的西装就是最佳代表。这装扮略显怪异,却能轻松彰显出他的魅力。


“你也是名声在外。我希望能采访你。”弗雷迪朝这个禁欲气质的男人笑了笑,他回以的表情简直像石刻一般冷硬。弗雷迪是那么的甜腻腻假惺惺,威尔真担心会因为紧挨着她患上严重的糖尿病。


威尔翻了个白眼,一如平常地与环境融为一体。鉴于他的个性和衣着,简直轻而易举。多数人会瞥上一眼便当他是临时工,移开视线。威尔倒并不介意被讨厌的粗鲁人忽视。比如现在,他便可以趁机悄悄观察汉尼拔。节目开始前阿拉娜和弗雷迪可以牵制着汉尼拔的注意力,到时他就得回神了,但愿节目能赶在阿拉娜找到机会撮合他俩之前开始。


“如我所说,你的名声不胫而走,而且我不知道你会觉得我的厨艺有趣,值得一写。”汉尼拔的话可有不同解读,威尔不禁喝彩,羞辱得极富辩才,又极尽羞辱之意。即使他完美掩饰了对记者的厌恶之情,威尔依然能从他脸上读出来。


“我个人确实觉得用肉毁了食物非常可惜,但我的文章是内容广泛的。”***弗雷迪说。


“真无趣。”威尔咕哝道,并没想到会有人听到或答话。


“你对有没有趣要求很高吗?”这句话惊得威尔抬头,发现汉尼拔正看着自己。男人极具特点的双眼嵌在线条锐利的脸上,那种少见的栗红色让威尔紧张,不仅是因为那双眼睛正看着自己,还因为他正有意记住那美丽的色彩。


“这问题很复杂。”威尔勉强回答,垂下了目光。他的视线先是停留在锋利的颧骨上,然后往下游移至宽而薄的双唇上,轮廓与形状都极优美。不知这双唇贴上自己的嘴唇是什么感觉,威尔很想知道。“现在基本都不太有趣。”


“可能一半原因要归结于你的同伴。”汉尼拔


“没办法。我一般有更重要的事,比如说经营生意。”威尔说,心想得往店里打个电话问问情况。贝弗利肯定要训他婆婆妈妈,但这样就有借口离开一会儿了。


“威尔是补奇尔顿的缺。”阿拉娜解释道,汉尼拔露出一副装出的惊讶表情。威尔不禁怀疑,这男人是不是所有的情绪都是假装出来的。是装给别人还是装给自己?


“啊对,弗里德里克真可怜,但他的损失是我们的收获。我一直想见你一面。阿拉娜极少提到你,但每次评价都很高。你就是个谜。”汉尼拔的样子和语调都透出点喜悦,但威尔说不出是为什么。


“算不上。”威尔谨慎地说,真不明白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感兴趣。


“我也很遗憾从没招待过你。”汉尼拔的声音几乎是从喉咙发出,他的口音显得话语听来有些陌生。


“我吃饭简单。”威尔耸肩,突然迷惑起来。这是调情吗?他们是在调情吗?他说不清。调情往来并不是他的强项,过去他对坐在身边的阿拉娜的尝试已经足以证明他不约会的原因。他当然不希望在众目睽睽之下,尤其是弗雷迪的面前无地自容。无论何时,用不着让全世界都知道他何等尴尬。


“那我可以给你做些简单的。有时候最基础的做法就是最好的。”汉尼拔抓住威尔言辞间微小的松动,发挥出一句丰盛的邀约,不愧为专业厨师。


“你是在约我吗?”威尔从种种暗示和文字游戏中长驱而入,直率发问。***


“有这个意思。”面对唐突发问,汉尼拔露出了一丝微笑,证实了威尔的怀疑。


“我没觉得你多有趣。”威尔语调平板地说。他无视了阿拉娜慌乱地为他找起借口,也无视了弗雷迪的愤愤不平,如果能接到这个邀请,她愿意交出自己的头生子,虽然她压根就没想过要孩子。然而在他看来,汉尼拔似乎并没有因为拒绝而不悦。硬要说的话,威尔的粗鲁评价反让他兴味盎然。


“你会的。”汉尼拔只说了这么一句,一副信心百倍确信无疑的样子,这时,克劳福德叫选手去操作台就位。节目要开始了。


OoOoO


该表扬也必须表扬。威尔垂眼盯着这盘单看配料绝不可能好吃的菜,他可以在心里承认一下汉尼拔真是个好厨师。西瓜和羊奶乳酪沙拉,撒上菜心、意大利熏火腿和一点点意大利黑醋调味汁,已经足以证明他的实力,这还只是第一回合的头菜。


大厨们可以使用自己的配料,而有些选手喜欢带和提供配料完全相反的食材。威尔发现汉尼拔就是其中之一,阿拉娜告诉他意大利熏火腿是汉尼拔自制的。而且他不光厨艺精湛,待客也细致入微,在弗雷迪的沙拉中略去了火腿,不过威尔会很乐意吃掉她那份的。在他吃过的熏火腿中,这一种可以位列精品。


***托拜亚斯·巴奇尝试用香蕉和咖喱古斯米做菜失败了,艾尔登·斯坦梅特的菜里蘑菇带来的土味太重,压过了所给的樱桃和烟熏三文鱼的味道。(译注:造人体蘑菇的药剂师)


最后一位参赛者是个新手,名叫富兰克林·弗洛德沃,他的头菜根本难以入口。威尔看不出它到底是什么菜,也弄不清原本两种食材是什么,都被厚厚的芝士糊住了。富兰克林如果少花点工夫朝汉尼拔抛媚眼或是想办法和他闲聊,也许能表现得更好点。


威尔兀自说他并没有嫉妒。他之所以给了富兰克林一个超低分,是因为那道菜的完成度和外形都太惨不忍睹。这个分低得能让富兰克林在第一回合后就打包回家了。阿拉娜对汉尼拔菜肴的评价很正确:他的菜自有说服力。


汉尼拔穿着那身浮夸到愚蠢的西装时,有些自命不凡,但他现在脱下了外套,紫罗兰色衬衫的袖子整齐地卷至肘弯,凸显了肌肉强健的小臂。如果某种紫色刚刚成为了威尔最新喜爱的颜色,那也只是纯然的巧合对不对……


“威尔……你没事吧?”威尔佝偻下身子,再次抱着胳膊一声呻吟,他听到阿拉娜这样问道。


OoOoO


克劳福德想拍一些出局选手动情的补足片段,于是节目拍摄推迟了一小会。更让威尔满腹怨气的是,富兰克林·弗洛德沃被评委淘汰出局后就不见了踪影。这场折磨比他预料得还要漫长。


为避免在延长的休息时间里对弗雷迪痛下毒手,威尔绕着布景踱步,朝锅中盆里查看,只当消遣。不一会汉尼拔也加入了他的行列,在身边紧随着。


“作为一个对我不感兴趣的人来说,你给我的分数可很高。”汉尼拔说。威尔简直能尝出他排山倒海的自鸣得意来。


“你做的菜妙极了,但你的谈话技巧就没那么高明了。”威尔反击,佯装忽视他。


“我是不是哪儿惹着你了?”汉尼拔问,他流畅地完全改变了战术,威尔简直想鼓掌称赞。


“没有。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放着那么多更好的人做偏偏注意我。真要命,托拜亚斯看着肯定跟你请了同一个裁缝,找他聊去。”威尔说完屈尊纡贵地看向汉尼拔,审视他颧骨上更锋利的尖端。


“我想和你聊。”汉尼拔姿态优美地朝他探过头,威尔咬紧了臼齿。


“你的损失。”威尔耸肩,转身要走。


“你为什么选择做蛋糕?”汉尼拔的提问突如其来。


“华夫饼我也做得不错,不光是蛋糕。”威尔笑道。有秘密的不止汉尼拔。


“你在回避问题,为什么?”汉尼拔像一条嗅探气味的猎犬,步步紧逼。


“听着真像个精神病医生。这让你感觉如何?”威尔边说边观察着这个男人的领带。他发现自己真是非常讨厌佩斯利花纹。


“很伤心。”汉尼拔说,他的语调表情都精雕细琢,和话语意思保持一致。威尔赞赏这种巧技,他操控他人的意图。


“都是鳄鱼的眼泪。我看透你了,真正的你。”威尔开火,透露给汉尼拔他已经知道了秘密。


“是吗?”汉尼拔挑起浅淡的眉毛。“我觉得我们非常相像,像到你不想承认。”


“是的,而你不知什么原因在和我耍花招。”威尔反击。


“我喜欢你的蛋糕。阿拉娜带给我吃过不止一次。你做蛋糕的天赋非同寻常,味道非常独特…”汉尼拔的语气别有深意。


“快乐。”威尔插话,他不太喜欢谈话的走向。他一直谨小慎微,汉尼拔不可能知道他的秘密。人的味觉不可能这么灵敏。


“什么?”汉尼拔眨眼。这个微小的动作里蕴含着无数的反应。


“你问我为什么做蛋糕,因为蛋糕能让人快乐。人一看到蛋糕就傻乎乎地兴奋,而我很高兴自己能引发这种感觉。”威尔说,威尔仰望摄影棚里太过明亮的灯光,避免去看汉尼拔。


“你是因为不善社交才感到这种需要,还是正因为你需要让别人快乐所以才不善社交?”汉尼拔问。威尔知道不管他怎样作答都不够好。他的答案会被剖析得体无完肤。


“不要分析我。”威尔叹气,失去了继续深入对话的兴趣。他的肢体语言已经有所表达,糕点师从大厨面前转过身,朝评委席迈开步。没走多远他的手就被抓住,猛地停下。


“我道歉。我只是好奇。”汉尼拔说,威尔瞪着被他抓住的手腕,于是他放开了。


“你一定是闲得没其他事可操心了。我真想知道你为什么对我感兴趣。”威尔叹气,强忍着不去碰手腕,忍住按摩汉尼拔碰过那部分的冲动。


“你随时可以答应和我共进晚餐一探究竟。”汉尼拔说,看起来自信非常,也十分笃定威尔的答案。


“这主意真不怎么样…”威尔沉思。“不过如果你赢了这场比赛我可能会考虑。重点在‘可能’。我还是没觉得你很有趣。”


“那么我会努力改变你的想法。”


OoOoO


汉尼拔拿到虾和巧克力作为他的两种秘密配料的时候,威尔确信他们潜在的约会可能微乎其微了。虽然费了不少工夫,但这道菜最终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汉尼拔甚至不得不重新做了一次“巧克力鲜虾”将艾尔登·斯坦梅特淘汰出局,后者对着摄像机吝啬地承认汉尼拔的冠军当之无愧。


这是人们听到艾尔登·斯坦梅特说的最后一句话。


OoOoO


“进餐前,我一定要提醒各位,这里没有一道是素菜(素食者)。”


决赛最终是托拜亚斯·巴奇和汉尼拔·莱克特的角逐。两人获得的秘密配料均是无花果和香草精,用以制作一道主菜。两位大厨都选择使用内脏,托拜亚斯使用猪肠,汉尼拔用了某种心脏。


汉尼拔在心脏中填入无花果、苹果、香草,配以辣味香草柑橘酱汁。大厨把威尔的一份端上桌,并朝他眨了下眼,对于“心”这个内脏选择,威尔尽量不想太多。


“你照例不仅奉上了晚餐,还献上了一场表演。”阿拉娜热情地说,汉尼拔的提醒话音还没落妥她便插了进来。


“是的,从头到尾都是演出。太了不起了。确实不负盛名。”弗雷迪鸽子似的咕哝,要不是食物的味道和口感都近乎绝妙,威尔简直要吐了。


“你这是最后险胜。”威尔含含糊糊地说,因为他口中含着鲜嫩得几乎要融化在舌上的肉。


“宴会是不能强求的。只能等灵感突现,美食必须主动现身。”汉尼拔微笑,对这段评论很宽容。他要赢了,他知道,威尔也知道,也就是说汉尼拔可以邀赏了。


“这只是道头菜,不是独角兽。”威尔说,他心里知道这话说得混蛋,但他不由自主地开启了防卫机制。恐惧让他变得粗鲁。


“但美食就是生命。人将生命食入腹中才得以存活。”汉尼拔微笑。即使他的奖赏是威尔投来的怒气,胜利也依旧是甜美的。


“太恐怖了。这是什么心?”弗雷迪皱着鼻子说。她刚才吃的是汉尼拔点缀在心脏旁的配菜。


“来自一头罪有应得的猪。”汉尼拔的笑轻描淡写,却邪气得让威尔呛了口水。


“好极了(迷人)。”威尔轻哼,忽略了阿拉娜一脸的忧虑。威尔认定她肯定并没懂话里的梗。


“我保证它死时没有受苦。我雇了一位有道德的屠夫。”汉尼拔说。威尔感觉此人透底开始透过头了。


“这重要吗?”威尔嘟囔着,尽量作无动于衷状。菜肴的美味增添了其难度,威尔再次叉起食物送入口中时,几乎要呻吟出声了。


“我尝到了什么?是橡木吗?好像是烤制时混进了一点木屑?”***


“我欣赏你的味觉。”汉尼拔热情地告诉她,威尔的腹部吃痛地一抽。


“我欣赏这道菜,我还尝到了什么味道?”阿拉娜说。威尔极力说服自己她只是在表达友善之情而已。


“我只会回答是或否。”汉尼拔说,他正把威尔的精神碾压成碎片。这两人是不是有过一段,威尔很好奇。


“开房去。”威尔推开盘子咕哝道,剩下的心没有动。他高兴地看到汉尼拔在发现有剩菜后脸上出现了一丝涟漪。


“我宁可和你开。”汉尼拔边对威尔说边把盘子推了回来。


“你是想贿赂评委吗?”威尔厉声说。他真的很想把这道该死的心吃完,他的手指已经背叛主人伸向了叉子。“不敢凭实力取胜?”


“我当然能够公平地赢得比赛。不然我们的关系就显得廉价了。快吃吧,威尔。”汉尼拔对着菜肴点点头,几乎是从桌子另一侧逼近威尔施压了。


“什么关系?”威尔反击,但还是继续吃起来。


“开房去。”弗雷迪对着沙拉冷哼。


“劳兹女士,请保持安静,这样对你最好。”汉尼拔说话的同时威尔也怒喝:“闭嘴,弗雷迪。”


OoOoO


“休息日还要你做饭,我真过意不去。”


一天后,威尔在汉尼拔位于巴尔的摩令人过目不忘的家中说出这话,手中是满满一杯红酒。他在汉尼拔烹饪时作陪,他获得了观赏现场艺术表演的前排位置。


“千万不必。烹饪是我的热情所在,这是种我极其认真对待的热情。”


汉尼拔微笑。他身穿以他标准而言的休闲装,但还是比多数人齐整多了,然而威尔不得不承认他喜欢这男人穿红毛衣的样子。


“看得出来。”威尔边说边品着杯中佳酿。“你真的有必要杀了托拜亚斯吗?他的最后一道菜没那么难吃。”


“那太可耻了。不过他现在倒是远远足以补偿他的缺点了。”


汉尼拔边说边精准下刀,切入了竹制菜板上暗红色的肉里。


“哦,我们是要吃他吗?我以为斯坦梅特肯定在菜单上。”威尔耸肩,凑过来近看晚餐人选。在他看来不过只是肉。


“那个蠢货的才华,或者说准确一点是才华不足,让他只配做肥料。我的花园会比付钱的顾客更感谢他的付出。”汉尼拔说,他用香草和香料给肉调味,然后把肉放进了热锅中。


“唉哟。太敏感了吧?就因为他胆敢质疑你的巧克力鲜虾?”威尔大笑,太好笑了,连蔬菜水果都包含人肉成分。


“富兰克林为什么要死?他对我的爱意让你感觉到威胁了?”汉尼拔讥笑。他把烤热的锅放进烤箱,转过身正巧看到威尔露出一张被被抓包的鬼脸。


“我觉得你并不会看上个胖子。”威尔吸气,假装毫不在意。就算有人会去寻找富兰克林,一时半会也是找不到的。


“你是怎么用人做蛋糕的?”汉尼拔问。他悠然自得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威尔带给他源源不断的惊喜与困惑,这位糕点师正朝大厨腼腆地笑着,并未乱作一团。伪装渐渐卸下,面具后的怪兽们满怀惊奇,互相窥探。


“太粗鲁了。极其粗鲁,莱克特医生,居然要求我泄露展现疯狂的方法。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威尔调笑。他越发喜欢这个走向了。他们还没开始享用晚餐,事态就已经刺激起来了。


“不然我也不会对你感兴趣。”汉尼拔露齿一笑,回以一张饥饿的表情,露出颗颗锋利的歪斜牙齿,威尔觉得看起来迷人极了。


“我猜你都快被逼疯了。总想弄明白。”威尔腼腆的笑容扩成了一张放开的笑颜。


“那蛋糕那么轻盈蓬松…”汉尼拔叹气,只肯承认一分败绩。为了赢得整场战争,他可以输上一仗。


“秘密配料哪里暴露了?”威尔忍不住问。他没被抓到正是因为小心翼翼。


“我提议我们交换”对于他人延长的预期寿命而言,显得实在有点太开心了。


“公平交易。那得你有我要的,我也有你要的才行。你已经知道我要什么了,你想要什么?”威尔说着放下酒杯,顶起纤瘦的胯骨倚着柜台。这个动作并非无人注意无人欣赏。


“你。”汉尼拔简单地回答,他喝了口酒然后也放下了杯子。他切断了两人间的距离,把手放在了威尔腰上把他拉到跟前。威尔欣然靠近,伸过手穿过缕缕染上灰色的发丝。


“我有7只狗,心理上还有些问题。大多数人都觉得我很奇怪。”威尔以亲切放松的平静口吻说道。他们身高相近,缓慢地深切地亲吻汉尼拔着实容易,正是威尔见到这男人第一眼时想用的方式。


“我保证我比你怪得多。”汉尼拔会接吻,而且威尔发现他的吻技和厨艺一样高超,不知汉尼拔还能用那张嘴和那双妙手做些什么。所幸汉尼拔不仅是个佼佼者,而且喜欢炫耀。


“哦?”


“怪点没关系。”


End





评论
热度(113)

© 唐衣阳 | Powered by LOFTER